白酒文化

中国白酒与文化

文章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12-7 浏览量:

就起源于远古,在中国已有悠久的历史。诗歌的产生比就更早,这从原始劳动歌谣的起源可得到印证。酒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产物,它既是一种物质文化,又是一种精神文化。诗歌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使人之精神之产物,与酒有许多相同或相似之处,因此,酒一诞生,便与诗歌结下了不解之缘。

中国白酒与文化

第一节  酒与诗 

      就起源于远古,在中国已有悠久的历史。诗歌的产生比就更早,这从原始劳动歌谣的起源可得到印证。酒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产物,它既是一种物质文化,又是一种精神文化。诗歌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使人之精神之产物,与酒有许多相同或相似之处,因此,酒一诞生,便与诗歌结下了不解之缘。可以说,美酒中有诗歌,诗歌中有美酒。酒与诗歌的结合,既是中国美酒的灵魂,亦是中国诗歌的灵魂。 

      中国人饮酒,讲究口味平和,追求不暴不辣不酸不涩的感官效果,这恰恰反映了中国文化的基本精神—中庸平和,不偏不倚。 

      酒是一种麻醉剂,能够协调人的味觉,反映到大脑神经,是饮者进入一个特殊的境界。正如有人所说:“所谓诗,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和谐、简洁和对称美,凡是具有这些素质的事物,皆可称之为诗,或曰诗意,有诗的意境。”诗的意境与饮者进入的境界可以说是十分相近的。当诗人处境险恶,痛不能言时,痛饮几杯,进入醉乡,愁苦顿消。一旦诗人进入醉乡就更不愿与黑暗现实同流合污,不愿讲违心的话,可以保持人的真纯之性。如此时挥毫写诗,其境界之真善可为至境,难怪古人喜欢把是、酒与美好的人生联系起来。 

 

      “形同槁木因诗苦,眉锁愁山得酒开。”就成了诗人灵感的源泉,创作的催化剂。唐代诗是酒交融的时代,几乎没有一个诗人不饮酒,没有一个诗人不写到酒。“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草圣张旭酒后挥毫,往往大呼小叫,有时甚至把头发浸在墨池里,如一日不饮酒,就写不出龙飞凤舞的字,故时人称其狂草为“醉墨”,又称张旭为“张疯子”。东晋兰亭“曲水流觞”之戏,实是借酒兴赋诗,书圣王羲之乘着酒兴挥毫写下了著名的《兰亭集序》。苏舜钦工诗善文,其性嗜酒,又善书,酣醉落笔,草字飘逸,人竞相收集为宝。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曾经自我批评说,每每有人求我写字作画时,就是我烂醉的日子。难怪佛教把酒称作般若汤,般若,在梵语里是“智慧”的意思。如此称谓酒,大概是宗教人士也看出酒有着刺激神经从而诱发灵感的作用吧。这已为大量的酒诗所证实。 

      酒,不仅是诗人与艺术家创作的催化剂,而且它以神功妙用使我国古代知识分子把现实与理想的矛盾统一起来。在政治清明之时,他们以酒抒写大济苍生之志,不乏进去之心;而在政治腐败的浊世,他们以就表示不与昏君佞臣同流河污。“自得酒中趣,岂向头上冠”。此时,他们以酒表明洁身自好,独善其身,或酣饮沉醉以争得一时自由。在他们看来,官场黑暗污浊,远不如“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恬淡悠静。于是陶渊明毅然归隐田园,寄酒为迹;孟浩然弃官醉卧,陶然忘机。在这些人的心目中,理想就是一首诗,酒是理想与现实矛盾的调节物,诗酒交融,以柔克刚,此乃古代诗人的人生哲学。 

      不仅如此,酒还是诗人创作不可缺少的题材和表现手段。祝愿时,以酒为寿;祭祀时,以酒敬祈上苍神灵降福;欢会歌舞时,以酒助兴;喜悦开怀时,畅饮抒发情怀;无聊时,以酒排遣;无可奈何时,以酒自慰;愁苦时,借酒浇愁;愤懑时,以酒抒愤;思念情人时,以酒表达闺怨与相思;身世潦倒、风雨旅途时,以酒抒其凄楚之情;感慨身世时,以酒抒其悲壮之情;思乡时,以酒抒其怀归之情;有感岁月迫促时,以酒抒其内心失落之情;饮宴饯别时,或抒离愁别恨,或抒真挚情谊;遇见故人时,千金一掷,开怀痛饮;描写隐居生活时,以酒表现隐居生活的乐趣……凡此种种,不胜枚举。酒与人生完美和谐地统一在一起。诗是美的,酒是美的,诗酒交融的诗歌更美。有酒的是更有滋味,酒诗中的人格更加真实;酒,使我们品味到人生如诗一般美好,有酒之诗,境界更美,味道醇厚,如饮琼浆玉液一般香甜。

      诗酒交融产生的酒诗具有强烈的时代气息,它深刻而全面地反映了当时社会面貌,再现了时人的广阔生活和风土人情。每一历史时期的酒诗的主旋律与其时代的主旋律基本上是吻合的。先秦酒诗之主旋律是祭祀神灵祖先,祈求赐福;两汉酒诗的主旋律是揭露社会黑暗,反对封建旧礼教对男女婚姻爱无情的横加干涉;建安时期的酒诗则以歌颂统一,反对分裂之理想为其主旋律;魏晋酒诗则以隐居世外,不与统治阶级合作为主旋律;南经朝时门阀制度森严,统治阶级内部斗争激烈,朝代更替频繁,文人有志难伸,且时遭杀戮,故南北朝酒诗的主旋律是慨叹人生短促,何不及时行乐;隋唐五代酒诗的主旋律则是表现诗人忧国忧民的忧患意识;有宋一代,异族入侵,国土沦丧,故其酒诗之主旋律乃为爱国主战;金、元两朝,民族压迫特别严重,汉人处于社会底层,儒士之位竟排在丐之上娼之下,故忧郁悲愤、愁苦厌世之情,乃为元代酒诗之主旋律;大明一朝,诗歌处于低谷,酒诗以饮酒作乐为其主旋律;清代之酒诗以抒写爱国豪情为主旋律。   

      打开历代之酒诗,给人一个鲜明的印象是题材的雷同,如祭祀、祝寿、送别、闺情、宴请、友情、借酒浇愁、借酒抒愤、隐居等,从表面看,确有雷同之嫌。其实,这除了反映历代酒诗的共性外,共性之中又有其个性。此个性即各个历史时期的时代内容,从这个角度说,这些酒诗只是在传统的题材中注进新的时代内容,此乃旧瓶装新酒之谓也。   

第二节  酒与中国绘画 

      适时、适度地饮酒,能够助谈兴、添乐趣,活跃气氛。酒能壮胆,因为在一定程度的酒精作用下,平时或压抑或控制着的非本性的因素消失了,本性可以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于是借着酒兴,艺术家们亢奋、激昂,情致高涨,出现平时所未有的创作状态。 

      中国绘画是写形表意的艺术,它既不能脱离形似,又必须传达画家的思想情绪;中国画的全部技艺,只凭一枝毛笔。因此,它和书法一样,通过手来反映心灵。所谓得手应心,是以娴熟的技巧来撩拔心绪论;所谓得心应手,以心有所感而寄情笔墨。只有心手的高度统一,才能产生上佳的作品。和书法稍不同的是:绘画受形象的束缚。尽管理论上要求“得意忘形”,要求“妙在似与不似之间”,要求“逸笔草草”,然而,要真正做到又谈何容易。 

      画家以酒壮胆,在酒后纵情涂抹,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原因是:(1)酒能引发创作热情,当情绪高涨时,也是画家处于宣泄感情的最佳状态,所谓的胸中块垒,一吐为快是也;(2)此种情绪,此种状态,能够把平生积聚的技巧上升到满期和,是时,技巧上左右逢源,意境上心手相应,便有超常的发挥;(3)酒力增加胆识,平时所想而不敢为的,此时可理直气壮地为之,轻而易举地越过诸多障碍。形象的观念淡去了,情趣的意识清晰了,“得意忘形”,意得微醉里,形忘豪饮后,于是“逸笔草草”写出了画家人情、人性、人格之真。 

      当然,不是每一位画家都是好饮、善饮的酒徒,也不是每一位画家都能够在酒中找到灵感。而且,画家酒后挥毫,也因时而异,因地而异,因量而异;有微醉薄醺入画者,有豪饮狂醉入画者,更有点酒不沾入画者。但是,酒作为一强烈的兴奋剂,激发画家的创作热情,帮助画家进入最佳创作状态却屡见不鲜。酒后产生的佳作,一靠画家的水平,二要有可资引发的情绪,三需要画家好饮善喝。一个不会喝酒,或者一杯下肚就醉得不知东西南北的画家,再好的酒也激发不出灵感。 

      纵观历代画家与酒的关系,有类似阮籍、刘伶者,他们把对现实的不满寄于画里,多少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有类似陶潜者,他们在陶潜建立的隐逸范式中,把酒和画紧密联系起来,虽然游离于社会,但对中国的绘画审美,对中国绘画史的贡献,功莫大蔫。 

第三节 酒与音乐 

      音乐与酒,表面看来好像关系不大。但是。细细思想起来却不然,关系甚密。请君想想,但凡稍有讲究的酒宴,哪有不铺伴乐舞之理呢?这不就是说,酒与音乐有着不解之缘吗? 

      酒与音乐为什么会结下这不解之缘呢?其中道理是这样的: 

      首先,说说饮酒。

      饮酒,可以使人兴奋,也可以使人迷离。兴奋者,有诱发、助兴之功;迷离者,则有沉醉、麻木之过。一般来说,人们多用前者,少用后者。用前者,或欢乐,或悲哀。欢者更欢,哀者更哀。用后者,郁情伤身,一般人所不欲。大型饮宴,多是欢乐、庆典。而文人墨客、商旅百姓,也希望用酒来消愁解闷。 

      大型饮宴,如果没有乐舞铺伴,既不隆重,也无气氛。个人中少数人闷饮,沉沉闷闷,生气殆尽。所以然者何?感情无以释放也。 

      古往今来,人们用饮酒的方式来消愁解闷,可谓不胜枚举。 

      曹操在《短歌行》诗中云:“概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曹操是用杜康酒来解愁的。 

      唐代被称为酒仙的诗人李白,更是常常这样做。他在诗篇《将进酒》中淋漓尽致地描述了他的这种情境:“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至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头号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姿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然而,借酒消愁,并不能消愁李白的体会也最深。 

      李白《宣州谢月兆楼饯别校书叔云》诗云:“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因此,对于酒,我们应扬长避短,化消极为积极。 

      我们再来看看音乐。 

      我国古代,人们对于音乐,早有深刻的认识。《毛诗》序曰:“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行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情发于声,声成文谓之音。” 

      这就道出了音乐的基本特点:抒发感情、愉悦性情。 

      它也道出了人们运用兵音乐的不同层次: 

      首先,情动一吉,而行于言。这就是赋诗; 

      第二层,言之不足,故差叹之。这就是诵诗; 

      再进一层,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这就是歌唱; 

      最终,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这就是歌舞。既助兴又抒情,兴尽情尽,尽善尽美。 

      有了音乐,可以使欢者更欢,悲者更悲尽情抒发。对于驳者饮酒,其好自不必说。对于戚者,则可以释积散郁,调理性情。 

      饮酒有两面性,优者,激发感情,活跃思想;劣者,麻木思想,消沉意志。音乐则可以扬其长而避其短。正如孔子所言:“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音乐在渲染气氛上,更是高其创始艺术形式一筹,在大庭广众之下,音乐一响,则群情激奋,真是“移风易俗,莫胜于乐。” 

      音乐是审美性极强的艺术,人人都爱听,人人都爱唱。 

      饮酒时用乐不同,功效也不同: 

      歌舞饮宴,可以渲染气氛,助兴愉情,还有审美作用;但是,饮者自身不动,难以尽兴; 

      饮酒吟诵,言志抒情。饮者自饮自育,这当然比自己不动要好多了;但是只吟诵而不歌唱,抒情未能尽; 

      饮酒歌唱,言志抒情。尽情尽兴,尽善尽美。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只饮闷酒是不好的,保证有将饮酒与音乐相结合,才是人们美好的享受。酒与音乐的不解之缘,关键即在于此。    

第四节 酒与对联 

      中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对联王国。对联自五代诞生(另一说法对联始于晋代),明清开始盛行。在一千多年的发展过程中,至少产生过80——90万副对联。它不仅在中国灿烂的文学艺术宝库中占据一定的地位,而且在世界文学艺术殿堂上放射着奇光异彩。酒联作为中国酒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几乎与对联同时产生、同步发展、同样繁盛。内涵丰富、外延广阔的中国酒文化为对联创作提供了无限丰富的内容,对联艺术又为酒文化知识提供独特物表现形式。历代文人雅士和广大群众作过无数诗意盎然、情趣浓郁的酒联。凡是有对联的场合,都透出酒的幽香。这些酒联,不仅具有一般对联言简意赅、对仗工整、音韵和谐、形式灵活、雅俗共赏、非常实用的共同特点,而且包括了丰富多彩的酒文化知识,为中国酒文化增添了颗颗明珠。酒入对联,联溢酒味,芳香醉人,流光溢彩。它使得中国酒文化知识和对联艺术交相辉映,相得益彰。 

 

      所谓酒联,顾名思义,就是与酿酒、饮酒、用酒、酒名、酒具直接相关的对联。它既包括酿酒、赞酒等直接涉酒的对联,也包括在各种不同场合(如逢年过节、婚喜寿丧、待客题赠等)间接涉酒、借酒寄情的许多酒联。前一类酒联,常用作酒厂、酒楼的楹联,多与酒的色、香、味、格等联系,体现的是酒的物质文化价值,着重提示对联艺术与“酒内文化”的关系。后一类酒联常用在各种社会活动和人际交往中,多与世俗人情、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亲疏远近、文学艺术等相联系,体现的是酒的精神文化价值,着重提示对联艺术与“酒外文化”的关系。后一类酒与酒的关系虽不及前一类酒联那样密切,但是它应用范围广,使用频率高,创作数量多,更能体现中国酒文化异常浓郁的精神文化特点。 

第五节  酒与书法篆刻 

      中国是酒的大国,也是书法艺术的大国。 

      嗜酒者并不都是书家,但书法家大都嗜酒。 

       酒给人以刺激,给人以快感,使人的情绪在最短时间内调节至最佳状态引起人强烈的创作冲动。

      酒双可以使人平添许多豪情,狂放不羁,不拘成法,创作出许多艺术价值极高的传世佳作。 

      中国古代许多书法家都有嗜酒的记录,书史有载的,最著名的有王羲之、张旭、怀素李白、苏轼、陆游等。他们以书名世,以文名世,以诗名世,同样也以酒名世。他们以书、文、诗、酒写下了辉煌壮丽的一生,为中国文化史做出卓越的贡献,使后人景仰不已。 

      酒使人豪放,酒使人缠绵,酒使人发泄,酒使人解脱。酒使书法家毫无顾忌地投入到艺术创作中去使书法艺术在中国艺苑中大放光彩。酒与中国文化同在,酒与书法艺术同在,酒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书法家,在书海中遨游着,创作着,乐此不疲。   

第六节  酒与武术 

      武术是中华民族独特的人体文化,视为国粹。因此,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曾直呼为“国术”。至今在港、台和海外部分华人中,仍名之曰“国术”。 

      数千年来,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武术也在不断地发展变化,成为我们民族最独特的人体文化的瑰宝。

      自卫本能的升华和攻防技术的积累,是武术产生的自然基础。世界上各个民族都产生过自己的武术,但是像中国武术这样千载而又丰富多彩,综观全球,却只有中国一家。武术不只是格斗技术,健身体育,而且影响到民族文化的方方面面,诸如医药保健、戏剧文学、方术宗教等等。酒,作为人类文明的产换,同样深入到民族生活的方方面面,与武术也有着紧密的联系。 

      武者好酒,酒助武力,醉拳的创造,醉剑的独特飘摇中的泼风般挥洒,更有独特魅力。酒能过理串气,而气力功则是武


相关文章

施工图深化设计 成都建筑设计 北京模特经纪人 冷库立体库 重庆做网站 成都短信平台 南京电梯公司 重庆seo 立体库货架 伪娘论坛 穿梭车 立体仓库